红色苟坝

2016-12-16

红色苟坝

中共中央政治局苟坝扩大会议简介

  中共中央政治局苟坝扩大会议(以下简称“苟坝会议”),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从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突围转移,在创建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根据地和川滇黔边根据地斗争中继遵义会议、泗渡会议、扎西会议之后举行的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完成了本该遵义会议完成的“攺变党中央军事领导”的任务,成立了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中央新三人团(亦称“三人军事小组”),代表中央政治局全权指挥军事,进一步确立和巩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苟坝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给遵义会议的议题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从此,中国革命从转折走向辉煌。

中共中央政治局苟坝扩大会议是在中央红军东渡(二渡)赤水河,取得遵义战役重创国民党军两个师又6个团伟大胜利的背景下召开的。遵义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转移以来,遵义会议撤销博古、李德(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最高三人团军事指挥权后取得的首次大胜利,鼓舞和坚定了全军指战员贯彻执行中共中央政治局扎西扩大会议决定的留在云贵川广大地区中战斗,创建川滇黔边根据地的信念!3月4曰,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乘胜消灭驻仁怀县坛厂的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奠定川滇黔边根据地基础。中革军委特设消灭周浑元纵队战役的前敌司令部,委托红军总司令朱德为司令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毛泽东为政治委员,统一指挥第一、第三、第五军团和军委干部团聚歼周浑元。中央红军第一、笫二、第五军团西集鸭溪、枫香、平家寨(今平正仡佬族乡)、长干山(今仁怀市长岗镇)地域,对坛厂形成三面突击之势。红军几次岀击,均未取得预期效果。3月10日1时,驻扎平家寨的红一军团首长林彪、聂荣臻一个“万急”建议电报,引发中共中央政治局苟坝扩大会议的召开。

林彪、聂荣臻建议:放弃攻打坛厂计划,改打驻打鼓新场(今金沙县县城,时属黔西县)的黔军王家烈。时中革军委前敌司令部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已分别从白腊坎(今鸭溪镇白农村)和鸭溪移驻苟坝村之四合头、店子、新房子。收到红一军团建议电报,朱徳和毛泽东产生分歧:朱徳认为,打鼓新场是遵义通往黔西的要塞,黔军比国民党中央军好打,打开打鼓新场,有利于向黔西、毕节发展川滇黔边根据地;毛泽东则认为远距离奔袭打鼓新场,短时间取胜的可能性不大,还有可能陷入国民党军四面合围、内外夹击、全军覆没的危险。遵义会议后,中央政治收回了指挥红军作战的权力,中共中央总书记(亦称总负责)张闻天几乎天天都要召集有20多人参加的中央会议,讨论决定红军行动方针。3月10曰上午9时,张闻天在遵义县第十二下区(枫香区)平安乡(今平正仡佬族乡)苟坝村新房子卢远诚家农舍堂屋召集在苟坝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中革军委委员20多人开会,讨论林彪、聂荣臻“万急”建议电报。

会议从早上9时开到夜间,就是一个议题,打不打打鼓新场。会议出现一边倒,除毛泽东外,参会人员一致赞成打打鼓新场。毛泽东说服不了中央政治局会议,来了脾气,以不当前敌司令部政治委员抗争,甩手离开会议。张闻天搞了个举手表决,结果把毛泽东前敌司令部政治委员职务表决掉了!深夜,毛泽东打着马灯去到周恩来住处长五间,建议周恩来晚一点下发进攻打鼓新场的作战命令,还是再考虑考虑。周恩来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随毛泽东一起去到朱德住处说服了朱德。11曰一大早,周恩来提议,张闻天召集20多人在卢远诚家堂屋接着举行中央会议。议题与头一天相反,讨论决定撤销进攻打鼓新场计划。头天毛泽东只有一票,11曰会议开始时毛泽东有了三票。经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再三解释做工作,中央会议统一认识,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撤销了进攻打鼓新场计划,恢复了毛泽东前敌司令部政治委员职务。

正在张闻天召集中央会议围绕打不打打鼓新场争论不休时,国民党“追剿军”从四面八方向鸭溪、枫香、长干山、打鼓新场压来,吴奇伟纵队前锋已到鸭溪,川军已到遵义县高坪排军铺,滇军已到毕节、大定。如果没有毛泽东的抗争,中国革命的历史就将会是另一个结局了!

会后,毛泽东向周恩来建议:成立一个几个人的小组,代表政治局指挥军事。张闻天非常赞同毛泽东的提议。3月12曰上午,张闻天再次召集在苟坝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侯补委员和中革军委各局主要负责人20多人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亲自提议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3人组成中央“新三人团”,代表中央政治局全权指挥红军军事。至此,遵义会议“改变党中央军事领导”的任务,在苟坝会议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遵义会议、扎西会议、苟坝会议是一个整体的会议,遵义会议确立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使中国革命实现生死攸关的伟大转折;扎西会议实现“常委中再进行适当分工”,通过张闻天起草的《遵义会议决议》,完成了“改变党中央领导”的任务,巩固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苟坝会议撤销进攻打鼓新场计划,毛泽东再一次挽救中央红军,成立新三人团,毛泽东复执最高军事指挥权,最终完成改变党中央军事领导的任务,使中国革命从转折走向辉煌!


 毛泽东小道

题目《一盏点亮中国的马灯》。1935年3月11日凌晨,苟坝会议之后,毛泽东从其住处,拎着马灯独自步行1.5公里找到周恩来,取消攻打打鼓新场决定。

从当时的背景入手,通过情景还原、内心揣摩、故事讲诉,论证真理有时会被阴云遮蔽,会被冷雨淹没,甚至有时会被孤立,被排挤。真正的革命者、真正的共产党人,往往会以排除万难的弥天大勇坚持真理,就如毛泽东手提马灯走暗夜也要说出真理,坚持、坚持、再坚持,力争不让真理失真、失效;就如今天我党在大事面前倡导久久为功,在难事面前提出抓铁留痕,在通往成功的路上力挺 “打通最后一公里 ”。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